优美都市异能 大宋嫡子 起點-第三百零五章 被迫妥協讀書

大宋嫡子
小說推薦大宋嫡子大宋嫡子
大家吐槽了半天,最后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,对呀,你敢不答应,只怕都回不去云州。
“而且……”化装成富商的曹山说到,“人家也说了,这是咱们曹家的最后机会。也就是说要是敢不听的话,那就没有曹家了。”
“唉!我思考了半天!我们没办法,就只有接受了!”
曹溪闭起眼睛,无奈又痛苦了说出了这句话。
其他曹家子弟立刻沉默了。
第一,在曹家,在云州,还没有谁敢撼动曹溪的权威。
第二,其实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,人家赵德昭已经把话说白了,曹家只要接受,没得选择。
否则,就将同时面对北汉和大宋的两面进攻。那样死得更快。
既然早晚要和其中一家翻脸,当然是选择杀了自己家人的北汉为敌了。
汉人汉地汉臣,就算投降北汉,说不定哪一天,也会和曹江一样的下场,只不过来早来迟罢了。
所以无论赵德昭多么强硬,他们都只能接受。
两天后,一份写满北汉情报的折子悄悄送进了刘府。
第三天开始,赵德昭的手下随着曹溪进了云州曹家势力范围的其他几郡。
每个城都有专门的将领,将领自带训练有素的大宋兵两千,并接受当地曹家的杂牌军三千。
将领整顿军备,军费由曹家负责。
好在赵德昭说到做到,不准武将干涉曹家的统治,曹家人算是多少方下一些担心。
不过他们也收敛了许多,再不敢向从前那样盘剥百姓了,因为他们很清楚兵权在人家手里,随时都可能把刀加到自己的脖子上。
于是,北汉人对大宋的摊牌,决战,直接导致了本来事实上割据的曹溪家族,正式完全归顺了东汉。
确切的说,是归顺了大宋赵德昭。
劍 神
赵德昭也凭着每个城池派驻的大宋军,完全彻底的控住了云州。
现在他的领地有大宋,水洛城,云州三州的全部,以及部分青州和部分豫州。
虽然人口上还不算很多,但是面积上已经隐隐成了全中国最大的地盘,也就是只有更加地广人稀的西凉可以与之相比了。
这还不算完,赵德昭借着占领云州,又从大宋和水洛城各调了五千军马。用来补充驻防云州的缺口。
此恋合法
我有无数物品栏
接下来,就将是灭亡北汉之战了。
攻城炮已经造好,火药材料已经到位,也就意味着,没有大宋军拿不下的城池。
与此同时,北汉人也在紧锣密鼓的为和汉朝开战做准备,这是也是北汉最好的时刻,能否北上占据更大的土地,奴役更多的百姓,全靠这一次的战争能否取胜了。
曹溪交上赵德昭要的材料之后不久,就又筹集了一批硫磺,硝石,木炭等物,虽然没有上次多,但是也还算不少了。
为了亲近赵德昭,表达忠心,曹溪再次亲自出马,押着材料来送给赵德昭。
这时的赵德昭还是在合浦的前线,因为大炮火药都已搞好,他在做最后阶段的试验。
合浦城并不大,不过赵德昭是大宋之主,所以还是有三千人马驻扎在这里。
这次的跟随武将是石元亮魏文长。
曹溪进了城,亲自来拜见赵德昭。
两人聊了没一会儿。
稻禾忽然急匆匆的闯进来说道,“殿下!城外来了一队蛮军,公然向城上张望,看军服貌似就是北汉军。”
说完,怒气冲冲瞪了曹溪一眼。
曹溪大惊,自己怎么这样倒霉,上赶着来巴结赵德昭。想不到屁股后面居然还跟着一支北汉人马。
看稻禾这神色,表情,是把自己当做引贼入境的同谋了吧。
“哦?”赵德昭也看了曹溪一眼,表情怪异。
“北汉军在城外?这么巧,老太守来的时候有没有碰到啊?”
曹溪除了一身冷汗,噗通一声跪倒在地。
“殿下!在下冤枉啊!我根本不知道后面有北汉人马,我我,我要是合谋,现在岂不是送死吗?”
赵德昭一笑,亲自出手把他拉了起来。
“没错,你要是进城发现我在这里,然后立刻出城,那就是合谋无疑了,可是现在北汉军来了,你却没走,显然不是事先商量好做下的陷阱了。”
曹溪,抹了把额头的汗水,长舒了一口气。
得到最弱的辅助职能【话术士】的我统领世界最强小队
稻禾却忽然道,“那些北汉蛮族,向来脑筋不好使,把时间搞差了提前出来也有可能。还有一种可能,他们只想得知殿下现在是否在合浦这个前线小城,得到确切情报后,不顾曹溪的死活也是可能的。”
“啊!天呐!不是这样的!”曹溪吓得再次跪倒,仰天大喊。
赵德昭微微一笑,再次把他拉起来。继续问稻禾,“有多少人,打头的将领是谁?”
稻禾摇了摇头,“都不知道,北汉军没有正规的旗帜,看不出领兵的是谁。至于敌军人数,等下才能有确切情报。”
赵德昭道,“我们出去城楼上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三人出门上马,来到县城正门城楼上细看。
石元亮 此时已在城头了,看见赵德昭亲自前来,连忙躬身施礼。“殿下!”
“敌军有多少人?是谁带队?”
“启禀殿下!敌军大概两三千人,没有旗帜,不知道谁带队。而且,这些北汉军有些奇怪,都在探头探脑向城上张望,并没有立即攻城的意思。”
“哼!他们在确认殿下到底在没在城中。”稻禾依然是斜视曹溪,重重哼了一声。
曹溪浑身发抖,面如土色。
赵德昭笑道,“文长将军,银屏将军说,是士老太守和北汉人合谋,要来探我在不在这里,在的话就来攻打城池,你觉得是这样吗?”
石元亮看了曹溪几眼,见他浑身发抖,吓得不轻,脸上露出鄙夷之色。摇了摇头道,“末将觉得不会是这样。这位士太守,就算有此心,也绝没此胆。”
赵德昭继续笑道,“稻禾将军说,是北汉蛮子不会算时间,出动早了,另外,他们也根本不在乎士太守的生死,他出不出城完全不重要,只要我在这里就够了。”
石元亮一愣,随即又摇了摇头,“还是一样的道理。北汉人不在乎士太守,只在乎殿下在不在。可是到了士太守身上,那就恰恰相反,他不会在乎殿下在不在,只会在乎自己能不能安全。所以,这个买卖,就算有人逼着他来做,他也不会做的。”
曹溪抹了把头上的汗水,看着石元亮,脸上都是钦佩和感激。
稻禾听了石元亮的话,也愣了愣,觉得有道理,看向曹溪的目光,终于不再那么敌视了。